妖灵网 资讯中心 查看内容

真以为公众很傻?湖北红十字会成企业避税“白手套” ...

2020-2-2 06:30| 发布者: 妄南灬| 查看: 542| 评论: 5

摘要: 中新经纬客户端2月1日电(高晓锳)1月30日,湖北省红十字会官网公布的第一批捐赠物资使用情况所暴露出的问题,将其推上了舆论焦点。根据湖北红十字会给出的明细,物资急缺的武汉协和医院只分到3000个口罩(型号不明), ...

中新经纬客户端2月1日电(高晓锳)1月30日,湖北省红十字会官网公布的第一批捐赠物资使用情况所暴露出的问题,将其推上了舆论焦点。根据湖北红十字会给出的明细,物资急缺的武汉协和医院只分到3000个口罩(型号不明),而1.8万个“不适用于一线医护人员”的KN95口罩流向了被外界称为“莆田系医院”的武汉仁爱医院。

  而上述捐赠给仁爱医院口罩的捐赠方是一家叫“北京森根比亚生物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森根比亚),为此,中新经纬记者根据上述捐赠双方背后的资本关系梳理后发现,二者的确存在深层的关联交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财务专家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目前法律上还无法界定捐赠背后的利益输送问题,这使得湖北红十字会或成企业“合理”避税的温床。

  两家公司背后深藏利益链

  据了解,仁爱医院仅在1月26日被武汉市列为第四批发热病人定点收治医院名单,并不在这次肺炎疫情的征用名单中,中新经纬记者通过仁爱医院在线预约挂号网站也并未看到发热门诊的挂号窗口。有网友质疑,捐赠的急缺物资给了不参与疫情治疗的医院,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真以为公众很傻?湖北红十字会成企业避税“白手套”

  武汉仁爱医院官网

  中新经纬记者查询天眼查数据显示,武汉仁爱医院成立于2001年,陈丽香持股50%为公司大股东和疑似实控人,另外两名股东分别为自然人陈志松和林志虎,持股比例分别为30%和20%。其中莆田人陈志松同时还是武汉诚嘉医疗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实控人,该公司还投资控股了一家武汉真爱妇产医院,而这家医院的董事长陈丽萍恰巧还在仁爱医院控股的武汉华阳华西仁爱医院担任高管。

真以为公众很傻?湖北红十字会成企业避税“白手套”

  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上述仁爱医院股东参股的武汉真爱妇产医院有限公司背后,还有一家名为湖北九州通高投养老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的“金主”,这家公司不仅投资了医院,还投资了九州通医疗器械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九州通医疗器械公司)。据工商资料显示,九州通医疗器械公司经营范围包括“销售、租赁一、二、三类医疗器械”,而医用口罩正属于国家药监局所划定的二类医疗器械。

真以为公众很傻?湖北红十字会成企业避税“白手套”

  仁爱医院系股东投资版图

  明明“金主”自家有卖医疗器械的公司,仁爱医院还需要向红十字会求助捐助口罩吗?中新经纬记者发现,这家医疗器械的背后老板是九州通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宝林曾登上湖北首富。

真以为公众很傻?湖北红十字会成企业避税“白手套”

  九州通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宝林 来源:天眼查

  与此同时,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北京森根比亚公司有一位名为秦海波的董事,这位董事同时还参股了湖南中浩茶油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湖南中浩茶油),虽然这家公司目前处于注销状态,但股权穿透后发现,湖南中浩茶油曾参股深圳市天图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而这家公司也是武汉仁爱医院的关联公司之一。

  公益捐赠如何合理避税?

  新浪微博大V“猫妈45”发布微博称,武汉疑似莆田系医院获得湖北省红十字会拨发1.6W个口罩(后改为1.8万只),为定向捐赠,捐赠方是北京森根比亚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和武汉仁爱医院,背后就是同一伙老板们,相互利益关联,你的公司中有我,我的公司中有你。你的公司捐给我的医院,咱们哥姐几个另外还有合开的公司。相当于把钱和物资从左口袋挪到有口袋,逃税避税。”

真以为公众很傻?湖北红十字会成企业避税“白手套”

  猫妈45微博

  据相关规定,政府对于通过红十字等公益性组织进行捐赠,在增值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方面确实有减免的规定。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高晓峰律师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捐赠方与指定受益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并不影响公益捐赠的成立,现有税法没有规定,捐赠方与受赠方存在关联关系时就不能享受税收优惠。只要捐赠人定向通过法定的公益组织捐赠,就可享受税收减免的优惠。”他说,公益捐赠享受税法规定的税收减免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捐赠比例的限制,享受税收抵扣的比例是企业年度利润的12%,二是捐赠对象的限制,是捐赠对象国家认定的公益性组织。

  根据《财政部税务总局关于公益性捐赠支出企业所得税税前结转扣除有关政策的通知》第一条规定,企业通过公益性社会组织或者县级(含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组成部门和直属机构,用于慈善活动、公益事业的捐赠支出在年度利润总额12%以内的部分,准予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超过年度利润总额12%的部分,准予结转以后三年内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

  税收的减免或许是企业积极捐赠的因素之一。北京澜华财税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穆阳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认为,企业通过红十字会捐赠,严格来说不能直接叫避税。毕竟从企业角度来说,这是实打实的对外支出,无论对外捐出的是银行存款还是实物(诈捐除外)。但是企业可以利用捐赠的方式,通过利益交换,来获得实质上避税的效果。例如,某医疗器械企业通过捐赠方式给某公益基金会捐款,换来后期公益基金在采购医疗器械时,供应商选择上给予一定的倾斜,定点采购该企业的相关产品。这样双方进行了利益交换,捐赠出去的产品还不用缴税,实际上达到了避税的效果,同时企业还获得了好的社会名誉。

  前述财务专家认为,仁爱医院与森根比亚公司关联关系中出现的一家私募基金公司,虽然关系较远,但也不排除后期通过中间牵线而达成利益交换的可能,否则,企业也不会这么踊跃捐赠了。

  “定向捐赠”背后是谁在隐瞒?

  对于该批次口罩是否为定向捐赠,湖北红十字会、仁爱医院却各执一词。1月31日,湖北红十字会对外宣称,自己只是“物资接收方,没有分配权。具体的物资调配权,都在疫情防控指挥部。”然而,湖北红十字会的公告刚发出不过半个小时,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便回应经济观察报:“非定向捐赠物资分配方案由红十字会自行拟定。”

  随后,湖北省红十字会又向南都记者表示,从国内物资捐赠联系人处了解到,部分捐赠物资为定向捐赠。对此,仁爱医院院长熊怡祥称:“我们真没有有这么大的能耐让湖北省红十字会当这个‘二传手’。”中新经纬客户端致电北京森根比亚公司询问捐赠情况,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应。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第12条规定,捐赠人有权决定捐赠的数量、用途和方式;第18条规定,受赠人与捐赠人订立了捐赠协议的,应当按照协议约定的用途使用捐赠财产,不得擅自改变捐赠财产的用途。如果确需改变用途的,应当征得捐赠人的同意。

  对此,高晓峰律师表示,上述规定说明捐赠人有权定向捐赠,至于受赠物品的分配,公益组织应在尊重捐赠人意愿的前提下尽快分配。

  此外,《慈善法》第四十条规定,捐赠人与慈善组织约定捐赠财产的用途和受益人时,不得指定捐赠人的利害关系人作为受益人。

  但目前,捐款方北京森根比亚与被捐款企业仁爱医院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仍存在两种对立的说法。疫情当前,容不得欺瞒,到底是巧合还是谁在有所隐瞒?中新经纬将持续关注。(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您目前使用的是【试用版】,很多功能受到限制!!如果试用此插件之后满意,对您产生了帮助,请购买正式版支持一下辛苦的开发者,插件的持续发展离不开正式版用户的支持,优秀的应用得益于您的捐助,点击下面的链接去Discuz官方应用中心购买正式版永久授权
正式版后续更新升级免费,一次购买,终身使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